http://www.pharmacon2007.com

中国毛纺行业强智笃行,走在世界前列

改革开放让我国毛纺工业释放活力、长足发展,到1996年,全国毛纺纱锭达到408万锭,年加工净毛突破30万吨,成为全球最大的羊毛制品加工国和消费国,形成了产品门类齐全、上下游配套完整的产业体系。进入21世纪,毛纺工业的产销规模更加趋于稳定,2001~2017年,我国年均进口羊毛(净毛)30.9万吨,年均加工羊毛(净毛)达41.2万吨,形成供需基本平衡、设备技术先进、布局相对合理的产业格局。十八大以来,经济新常态加速了产业迈入质量型增长和差异化竞争的发展新阶段,生态文明建设推动全行业生产方式向绿色、可持续方向健康发展。

与江阴有很多共同点的张家港市,毛纺业也很发达。“毛条厂比米铺还要多”形容的就是张家港的塘桥镇。塘桥镇的华芳集团目前呢绒年产量已达到了2500万米。

我国毛纺工业实现了由量到质的飞跃

在江苏,毛纺行业的大型企业数不胜数,同时也不乏小而强的精英。江苏丹阳毛纺厂成立于改革开放之初,呢绒年产量只有220万米。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丹毛走的是小而专、小而精的路线。丹毛投入巨额资金,引入了紧密纺技术,从而使产品质量有了质的飞跃。目前,丹毛的产品已经进入了高端面料市场。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毛纺工业的不断发展,我国毛纺工业的国际化依存度不断提高。在原料方面,国内羊毛产量逐渐难以满足加工的需求,自1992年起,中国成为了全球最大的羊毛进口国;在市场方面,毛纺制成品主要销往欧、美、日等国际市场,多年来一直是我国最具竞争优势的出口产品之一,为国家赚取大量外汇,为改革开放社会建设提供了重要的经济支撑,原料和市场两头在外的格局决定了毛纺企业走国际化发展之路的趋势。

压锭之后的国内毛纺工业实现了飞速发展。在产业结构调整中,国有经济比重进一步减少,大多数国有企业已经改制和重组,实现了资本结构的多元化,非国有经济成为毛纺行业企业所有制结构的主体。

新世纪到来,毛纺工业再次迎来新的机遇。一方面,中国加入WTO,企业利用取消纺织品出口配额的机遇扩大了毛纺产品出口;另一方面,发达国家毛纺业的产能转移,为我国毛纺工业提供了更大的发展空间。在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下,浙江濮院、广东大朗、河北清河等一批中小企业聚集的毛纺产业集群初具规模,产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同时,毛纺产品的国际竞争力明显增强,出口表现出强劲的增长势头。面料生产无论是品种开发,还是加工质量都有了很大提高。2004年,我国毛纺面料出口数量首次突破1亿米,并且出口数量首次超过进口数量,实现贸易顺差,这在我国毛纺工业历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为进军世界高档面料市场奠定了坚实基础。

新中国成立之初,我国毛纺工业基础薄弱。经过60年的发展,毛纺工业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特别是改革开放后,我国毛纺工业积极承接全球毛纺工业的产业转移,成为世界毛纺生产和加工大国。近年来,在市场需求不断扩大的形势下,我国每年进口羊毛量均达到30万吨以上。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毛纺工业装备水平和技术水平不断提高。新技术、新工艺、新原料在行业得到广泛的应用,实现了纺纱无接头化、织布无梭化,产品质量大幅提升。从素色到花色,从机织到针织,以轻薄化、功能化、原料多元化、时尚化作为产品开发方向,产品品种不断丰富。上世纪90年代初诞生的半精纺工艺填补了稀有动物纤维纺高支纱线的空白,在大大提高原料利用率的同时,羊毛、山羊绒纯纺纺纱支数最高达到80公支,毛混纺、绢丝混纺纺纱支数最高达到160公支,极大地丰富了毛纺产品的多样性。2010年,山东如意科技集团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的如意纺技术,是环锭纺的又一次技术革命,填补了天然短纤维纺超高支纱线的技术空白,成为我国首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型纺纱技术。

而位于长江下游的港口城市江阴,它的兴起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毛纺业的发展。在江阴新桥镇,有一家原来从事建筑的企业,因为看到毛纺行业的美好前景,决心投资毛纺,从此一发不可收,成长为享誉世界的“毛纺巨人”——江苏阳光集团。还有一位原来从事照相生意的年轻人,也因为对毛纺情有独钟,经过十几年的发展成就了今天的海澜集团。今天,如果去江阴新桥,“全球毛纺之都欢迎您”的标语会令人惊喜,当人们看到一个现代化的欧式建筑群时,就已进入了新桥镇的一个现代化的毛纺企业海澜集团。

从1878年近代中国第一家机器毛纺厂兰州织呢局建立开始,我国毛纺工业已走过140年风雨。新中国成立之初,我国仅有13万毛纺锭,33家企业,羊毛的年加工量仅为0.2万吨,产业基础十分薄弱。建国后,作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国家加大对毛纺工业投入,在五六十年代相继完成国产毛纺全套设备定型,用国产设备在青海、内蒙古、甘肃、陕西等省和自治区陆续建厂,进行全国布局,为行业未来的快速发展和人才积累奠定了基础。到1978年,我国毛纺产能达到48万锭,羊毛年加工量3.78万吨,毛纺制品在满足内需的同时,也成为我国出口创汇的重要产品。

改革开放后,中国的毛纺企业也充当起了重要的角色。1979年11月6日,乌鲁木齐毛纺织厂与中国香港、日本的合资公司正式签订合资经营新疆天山毛纺织品有限公司的合同。1980年6月23日,经国家批准,新疆天山毛纺织品有限公司正式成立,现已更名为新疆天山毛纺织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这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公布后我国第一批被批准的中外合资企业中的一个。

www.js333,40年来,我国毛毯行业通过自我革新,快速壮大。上世纪80年代初,广东美雅等十几家工厂引进国际先进的拉舍尔经编机生产拉舍尔经编毛毯,开启了我国毛毯产品更新换代的新变革。进入21世纪,腈纶改涤纶的第二次原料革命,让毛毯行业再次得到迅猛发展,形成了目前山东、江苏、河北、浙江为主的毛毯生产大格局,成为全球主要的毛毯生产加工和出口基地。

改革开放后,我国兴起了西服热,这对毛纺行业起到了很好的拉动作用。同时由于畜牧业的发展,主要是毛用羊养殖业的发展,以及纺织机械技术的进步,这一切使我国毛纺工业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1980年毛纺设备为60万锭,1985年达到139万锭,1990年发展到266万锭,1996年达到408万锭,产能扩张速度很快,但与国外发达国家相比,我国毛纺工业还处于低水平、粗放型的生产状况。

改革开放40年来

赤峰二毛在上世纪80年代初建厂,时为亚洲规模最大的毛纺联合企业。该厂是赤峰市经济的一根支柱,但因种种原因,该厂在3年时间里累计亏损达到8300万元。时任国家总理的朱镕基在考察赤峰二毛后指示:二毛可以进行破产,要以壮士断臂的精神搞活国有企业。1998年,被业界称为“破冰之旅”的赤峰二毛进行了重组。

毛纺工业迎难而上突飞猛进

江苏无锡的纺织业在解放前已很发达,民族资本家兴办了一部分毛纺企业。解放以后,中央政府对一些民族资本家的毛纺企业采取了赎买的政策,转化为国营毛纺企业,如无锡协新集团前身就是荣氏家族兴办的毛纺企业。改革开放以后,正是这部分国营毛纺企业勇当弄潮儿,站在了改革的潮头。

两家合资企业的创立发展,验证了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是引进先进设备和管理经验、提高技术水平和产品质量、借助外销渠道进入国际市场的重要方式,为纺织工业改革积累了宝贵经验。到2007年,全国纺织行业规模以上企业实收资本中,港澳台及外商资本占到37.24%。开放搞活,毛纺工业站在了改革的潮头,成为了我国纺织工业改革的先锋。

进入新时期以来,我国毛纺产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2004年,江苏、浙江、山东、广东、上海、河北6省市拥有的毛纺锭数量占全国毛纺锭总量的比重达到84%,同时资源的使用效率也得到提高。从毛纺产业较为集中的江苏省,就可感受到我国毛纺工业的发展与变迁。

3年脱困,毛纺工业紧紧围绕质量、品种、效益和扩大出口,通过实施分流安置、出口配额、出口退税等政策,利用技改国债专项资金,实现了减员增效、淘汰落后和装备升级,促进了技术进步和行业整体水平的大幅提升,增加了高档毛纺面料的有效供给。到2000年,国有及国有控股毛纺企业实现了整体扭亏。在产业结构调整中,国有经济比重逐步减少,通过改制和重组,实现了资本结构的多元化,非国有经济成为了毛纺行业企业所有制结构的主体,山东如意、南山、江苏阳光、海澜、倪家巷、华芳等一批大型毛纺织企业成长壮大,孕育了无锡、苏州等目前全球瞩目的毛纺产业集群。

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发展至今,我国毛纺织工业取得长足进步,装备水平大大提升,毛纺织产品的数量、质量有了很大提高,产品远销海外,成为出口创汇的重要商品。在产品质量上,不断改善织物外观和组织规格,改进产品的实物质量;品种上,从素色到花色,从机织到针织,从生活用品到工业用品,各类产品品种齐全;在生产设备上,大量引进国际一流毛纺设备。目前,我国毛纺织产品已远销欧美、日本、东南亚、非洲等国家和地区,在国际市场已具有一定影响力。

www.js333 1

技术进步推进了行业整体水平的提高,2001~2005年,我国毛纺织行业、毛针织行业更新改造投资分别达到170亿元和30亿元,大规模的技改使全行业的装备水平快速提高。来自海外的投资在带来先进设备的同时,也带来了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对加快产业发展发挥巨大的作用。

让我国毛纺工业走到了世界的前列

从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化
我国毛纺工业早期发展缓慢,企业以粗纺厂为主,20世纪30年代才引进了精纺设备。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我国只有13万锭毛纺设备,而且90%集中在东部沿海地区。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我国毛纺行业在生产中开发和应用了一些新工艺,如各种锭端加拈纺纱、转杯纺纱、自拈纺纱、包缠纺纱等。这些新工艺显现出一定的发展空间,毛纺工艺也逐渐呈现出简化工序、高速、高产和优质的发展趋势。

进取40年

阳光集团和海澜集团同在新桥镇,相距只有几步之遥。在创业之初,有很多人担心,阳光和三毛相隔这么近,将来会恶性竞争,两败俱伤。但是,后来的事实证明,阳光和海澜是双双发展势头强劲。阳光以年产2800万米呢绒一跃成为世界毛纺行业的“航空母舰”,而海澜集团则以年产1500万米呢绒的生产能力成长为世界大型毛纺织企业。因为毛纺业的发展,新桥镇一跃成为江阴市的经济强镇、江苏省名镇。毛纺,让新桥人掘到了“第一桶金”。

十八大以来,我国毛纺工业结构调整继续深化,增长动力更为多元。东部地区加快向文化创意等价值链高端延伸,中西部地区逐步向精深加工和高附加值产品方向拓展,企业向生产服务型方向发展,向质量效益型方向转变。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新态势加速了产业化和城镇化协同发展,首批2个国家级毛纺特色小镇推动了产业集群迈向新的升级之路。全行业科技创新能力不断加强,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工程研究中心、重点实验室、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成为毛纺行业科技创新的支撑,企业研究院通过跨国合作平台实现技术的研发积累,不断提升技术竞争力。企业自主品牌、区域品牌逐渐壮大、成熟,优势品牌企业通过国际资源整合,已实质性步入全球化布局和实施阶段,从战略高度决定了我国毛纺工业未来国际化的发展态势。

1997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决定,在纺织行业实施“压锭、减员、增效、重组”的重大举措。1998年初,上海敲响了全国纺织压锭第一锤。而那一次压锭决定,最先起因与一家毛纺企业有很大关联,这个企业就是内蒙古赤峰第二毛纺织厂。

毛纺工业坚持不懈百折不回

其实,不只江苏,在中国大地,60年来无数勇于进取、善于创新的毛纺企业不断追求新的目标、新的境界,共同推动中国毛纺业实现新跨越。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www.js333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