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harmacon2007.com

Asics不再一味追逐千禧一代 回归专业跑步的运动根基

不过,Asics营销部门副总裁Sarah Bishop近日表示:“虽然品牌与Steve Aoki仍是好朋友,但将不会继续合作。我们正在回归跑步根基。”

Brooks在2017年进入中国三个月后,因与安踏商标侵权问题遇到官司,被迫暂时撤出中国市场,但Brooks在国际上仍有很强的影响力。据美国市场调查公司NPD提供的数据显示,在美国,Brooks是跑步设备专营店中最受欢迎的品牌。在美国专业跑步装备领域,Brooks的市场占有率达20%。Brooks的2018年前三个季度销售数据显示,其全球销量增长率达到了史上最高,跑鞋全球销售额环比增长32%。

2017年底,Asics与美国DJ、唱片制作人兼服装设计师Steve Aoki达成合作协议,推出“I MOVE ME”营销活动(后者在Twitter上拥有840万粉丝,在Instagram上拥有730万粉丝)。Asics当时表示,此次合作旨在为Asics新的品牌形象和理念奠定基调——通过文化和体育地碰撞来表达自我,并吸引非跑步爱好者的年轻消费者。

此外,2018年底,跑步正式成为安踏第二个成立事业部的品类,安踏将着重开发、推广和跑步直接相关的鞋服配细分产品。安踏跑步品类总监高哲祥表示,从战略决策来讲,跑鞋在安踏占据的份额非常高。

Gene McCarthy表示:“跑步文化与Asics品牌有着天然联系,我们希望能赢回市场份额。我们过去做到过,就有能力再次实现这一目标。”

从目前的市场格局来看,不仅只有国内品牌相互竞争,国外品牌也在“虎视眈眈”。国际四大跑鞋品牌——拥有各自核心技术的Asics、Saucony、Brooks和New Balance在中国市场的影响力虽然目前看来有些欠缺,但实力仍然不可小觑。

来源:华丽志, 作者:杨涛声

特步在今年3月4日发布公告,宣布其全资子公司已与美国鞋业公司渥弗林旗下公司达成合作,将建立合资公司,在中国内地、香港及澳门开展渥弗林旗下户外运动鞋品牌Merrell和跑鞋品牌Saucony的开发、营销及分销。特步总裁丁水波表示,此举将丰富中国跑者的参赛体验,同时满足国内运动市场不同层级、不同维度的消费者以及中国市场消费升级的需求。”

为扭转局面,Asics修改了其五年战略计划,在专注于美国市场绩效的同时,加速推动中国市场的增长,发展数字业务,努力将服装业务转变为盈利增长的业务。Asics将美国市场视为重点优先领域,推出Gel-Kayano 25、HyperGel和Gel-Nimbus 21等新款跑鞋。

www.js333,据记者了解,阿迪达斯的Boost技术从2007年研发到2013年首秀历时长达7年,耐克品牌史上开发时间最长的中底技术Nike Shox甚至花费了16年。一项经典技术的成型需要长时间的打磨,这样看来,国内品牌在科研投入方面需要更大的耐心。

2018年11月,据曾报道,Asics 2018财年前9个月净销售额同比下滑4.7%至2956.8亿日元,经营利润同比下滑37.1%至153.6亿日元,净利润同比下滑47.55%至82.88亿日元。其中,美洲市场销售额同比下滑17.8%至676.7亿日元。受销售额低迷及更高的销售成本率影响,美国部门亏损9.58亿日元。

从最近国内运动品牌的年报可以看出,虽然国内品牌都关注跑鞋市场,但结果却不尽相同。

值品牌成立70周年之际,日本运动产品集团Asics(亚瑟士)制定了新的营销战略:逐步将战略重心从追求千禧代消费者的生活方式回归到专业跑步的运动根基。

中国文教体育用品协会的相关专家向记者表示,目前消费者的挑剔程度超乎想象。在2008年前,国内运动市场处于黄金增长期,市场需求强烈,创新重视度不高,国内运动品牌在中端市场可以抢占大量份额。但随着运动人群的扩大和消费层次的提高,消费者更追求具有科技含量的、舒适、美观的跑鞋。在这方面,目前国内还没有一家企业的技术可以在全球具有压倒性的优势。在这种情况下,加大研发投入,为跑鞋赋予更多科技含量,成为国内品牌未来的主要竞争方向。

为更好传达Asics新的营销战略,Sarah Bishop将与行业资深人士Gene McCarthy进行合作。后者在Nike、Under Armour和其他品牌拥有21年的行业经验,并于三年前加入Asics美国公司,担任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中国文教体育用品协会户外运动专业委员会的专家向中国商报记者表示,跑鞋市场一方面可以满足专业跑者的需求,另一方面也可以作为大众日常穿着鞋类,这样来看,跑鞋有很大的市场空间。国内运动品牌在跑鞋市场确实下足了功夫,包括赞助马拉松赛事、聘请国外设计团队、加大研发投入等。从目前看来,如果这些运动品牌不加大力度抢占市场,就会出现强者更强,弱者更弱的“马太效应”,消费者在这个过程中会对一些品牌产生忠诚度,其他品牌的空间就会越来越小,最终会被淘汰。

此外,Asics还将继续赞助全球最大的演唱会娱乐公司Live Nation,成为美国和加拿大特定场馆和音乐节的独家鞋类赞助商。不过,Asics将不再赞助纽约市马拉松赛,双方合作已有25年之久,于2018年结束了合作协议,赞助方目前由New Balance取而代之。

此外,特步还发布了2019Xrunner跑步策略,即针对专业跑马拉松的选手,提供专业教练指导和集训,针对初级跑者提供更多赛事名额。据公开数据显示,特步从2006年开始赞助马拉松赛事,如今是大中华区赞助马拉松赛事最多的运动品牌。2018年,特步共赞助了31场马拉松。

但这并不意味着Asics准备完全脱离生活方式领域。当被问及品牌功能产品业务与生活方式业务的业绩比重时,Gene McCarthy指出:“我们所有的产品都是功能产品,但消费者也会选择把它们作为生活方式产品穿着使用。”

其中,Asics是唯一跻身世界四大跑鞋行列的亚洲品牌,相比其他品牌,Asics更具地理优势,鞋型设计更符合亚洲人脚型。Asics在2018年遭遇20年来最大亏损额,达203亿日元。但在中国地区其销售额同比增长17.3%,达到533亿日元,继续保持良好势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www.js333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