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harmacon2007.com

奢侈品电商Farfetch加速失血 一季度亏损1亿美元

截至3月底一季度,Farfetch税后亏损扩大至1.093亿美元,较上年同期5072.7万美元亏损翻倍,加剧幅度达115.4%,EPS由-0.20美元下滑至-0.36美元。

Farfetch CEOJosé Neves表示,贸易摩擦对公司业务影响很小,依然对中国市场充满信心

首席执行官José Neves在财报中鼓吹收入增长以及业务扩张,包括期内对运动鞋零售商Stadium Goods2.5亿美元交易,还有合并大股东京东旗下独立奢侈品电商平台Toplife。

作者 | Yohanna

Farfetch首席财务官表示,首财季业绩显示,Farfetch的增长速度已经超过了个人奢侈品在线市场的增速。

奢侈电商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上市后的Farfetch正准备全力冲刺中国市场,但依然录得亏损。

但亏损却随着销售和一般管理费支出的不断扩大增加,本季度一般管理费同比增加20.1%至1040万美元,研发和运营相关的技术费也同比增长45.1%至630万美元。

据时尚商业快讯,英国奢侈品电商Farfetch昨晚发布今年第一季度财报,商品交易总额GMV同比大涨43.2%至4.19亿美元,远超Farfetch的预期,销售额大涨38.5%至1.74亿美元,活跃用户数增加64%至170万,但净亏损较上年同期的5070万美元扩大1倍至1.092亿美元,引发资本市场对其的盈利质疑。

近年来爆发的“折扣战”也成为Farfetch提高利润率的绊脚石。

图为Farfetch第一财季主要业绩数据,点击大图查看更清晰

去年11月,José Neves在香港纽约时报国际奢侈品峰会接受采访时表示,奢侈和时尚品牌应该停下脚步。

Farfetch首席财务官Elliot Jordan表示,第一财季的业绩显示,Farfetch的增长速度已经超过了个人奢侈品在线市场的增速,但亏损却随着销售和一般管理费用支出的增加在不断扩大,本季度一般管理费用同比增加20.1%至1040万美元,研发和运营相关的技术费也同比增长45.1%至630万美元,主要是由于技术人员人数增加了28.3%。

采取措施防止“折扣战”的继续恶化,过多的折扣已成为整个时尚零售生态系统的巨大威胁。

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爆发的“折扣战”也成为Farfetch提高利润率的绊脚石。

他建议整个行业应该从战略角度思考如何避免过度竞争,品牌可以效仿CHANEL的做法主动干预,将一些高端百货的批发业务转为许可经营模式,以更好地把控市场同时更加接近目标消费者。

去年11月,Farfetch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José Neves在香港纽约时报国际奢侈品峰会接受采访时表示,奢侈和时尚品牌应该停下脚步,采取措施防止“折扣战”的继续恶化,过多的折扣已成为整个时尚零售生态系统的最大威胁。他建议整个行业应该从战略角度思考如何避免过度竞争,品牌可以效仿CHANEL的做法主动干预,将一些高端百货的批发业务转为许可经营模式,以更好地把控市场同时更加接近目标消费者。

此外,为扩大市场,Farfetch推出新项目Farfetch Second Life,正式进军二手转售市场,消费者可以通过该平台出售二手奢侈手袋换取积分。

期内,Farfetch增加了Jil Sander、Etro和Mulberry等合作伙伴,与Versace、Maison Margiela、Valentino、Phillip Plein、Zegna和Pucci等品牌扩大了产品供应,并新增了30家精品店合作伙伴。在百货商店方面,Farfetch与连卡佛载思集团旗下的鞋履集成平台On Pedder和买手店Joyce达成合作。

与此同时Farfetch,2.5亿美元收购潮流运动用品商店Stadium Goods进入运动鞋转售市场,并且称这是集团可继续发展策略的一部分。

此外,Farfetch最新推出Farfetch社区,通过呈现优质编辑内容吸引消费者的购物,Farfetch还在全球部署了Farfetch的Access客户忠诚度计划。

分析师认为这一收购可以使其GMV达到7亿美元。据统计,未来五年,二手转售市场的规模将扩大一倍达510亿美元。

除奢侈品零售之外,Farfetch还通过旗下的技术服务平台Farfetch Platform Solutions,用新技术和电商解决方案帮助3.1 Phillip Lim推出网站。值得关注的是,去年2月,Farfetch与对线上销售持坚决反对态度的 CHANEL 达成合作协议,计划通过线上、线下升级为消费者提供最佳的数字化购物体验。今年第一季度,Farfetch已经在CHANEL巴黎旗舰店中推出首个“未来商店”增强零售试点。

不过Farfetch在中国市场还有很多竞争对手。

基于全渠道理念和技术提供商这两个策略,Farfetch从2017年开始筹备名为“未来商店”的新业务。在2017年4月举办的“FarfetchOS科技时尚盛会”上,Farfetch正式推出“未来商店”测试版本。而这家“未来商店”位于伦敦哈克尼一个砖墙砌成的地下室内,店铺内采用Farfetch开发的核心操作系统,以及包括智能试衣镜和射频识别技术的衣架在内的前沿技术。

阿里巴巴于去年10月份拿下了历峰集团旗下全球知名奢侈品电商Yoox Net-a-Porter,Net-a-Porter和Mr Porter将入驻天猫奢品专享平台Luxury Pavilion。

Farfetch由José Neves于2008年创立,为了让更多小众精品店可以接触到全球消费者,Farfetch网站采用特殊的买手店机制,将全球40多个国家的买手店集结在一起,网站通过收取成交金额的双位数百分比作为佣金来获利,货品从第三方零售商送出,而Farfetch不自持库存。此举能够在保持买手店实体的基础上,大幅降低管理成本。在OC&C Strategy Consultants和Financo发布的数据报告中,Farfetch已成为英国增长最快的在线零售商。

数据显示,去年第三财季,历峰集团包括Yoox Net-a-Porter的电商部门销售额录得6.38亿欧元。

去年9月,Farfetch正式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后即受到资本追捧,开盘股价一度猛涨40.46%,市值则飙升30亿至81亿美元。Gucci母公司开云集团创始人Pinault家族的投资集团Groupe Artemis、京东全资子公司Kadi Group和CHANEL均为股东。

www.js333,除此之外,Farfetch还要面对唯品会旗下唯品奢和小红书等中国本土竞争者的威胁。

Farfetch由科技驱动的垂直电商模式大获资本市场肯定,虽然仍未盈利,但市场近几年来对Farfetch前景十分看好。定量金融分析公司Theta Equity的Daniel McCarthy早前表示,通常来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有的消费者会逐渐消失,但Farfetch的用户却很忠诚。

据悉,全球知名奢侈品牌Louis Vuitton已于近日正式入驻小红书,成为首一开通官方账号的奢侈品牌。

Farfetch的目标是进一步将自身发展成为数字技术和电商解决方案的提供商,图为Farfetch“未来商店”

值得关注的是,José Neves在公司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中表示,贸易摩擦对他们的业务影响很小,他依然对中国市场充满信心。José Neves强调,中国是一个非常有弹性的市场,特别是中国年轻消费者市场。中国仍然是增长最快的奢侈品市场,各大品牌都需要通过数字化来打开中国市场。José Neves早前在接受时尚头条网采访时就已经透露,2016年平台27%的销售收入来自亚太市场。

据麦肯锡发布的报告《中国奢侈品报告2019:中国“80后”和“90后” 催生全球奢侈品新赛道》,2025年中国消费者将占全球奢侈品消费的40%,并将成为未来6年该行业增长的主要贡献者,其中,作为互联网时代的受益者,“80后”和“90后”相较于前辈消费者对于数字化均十分敏感。

为抢滩中国在线奢侈品市场,Farfetch于2月份和京东宣布深化双方的战略合作,京东的奢侈品电商平台Toplife将被合并到Farfetch中国。另外Farfetch将获得京东APP的一级入口,目前Farfetch覆盖超过1000个奢侈品品牌商和精品店伙伴的网络。2017年6月,京东就向Farfetch投资了4亿美元,成为最大股东之一。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www.js333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