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harmacon2007.com

阿迪达斯兵败工业4.0的启示

01

智能工厂听上去很完美,但实践起来就不容易了,阿迪达斯近日宣布关闭欧美两地的智能工厂。

3年前,阿迪达斯陆续撤走中国工厂,转身在德国和美国建立高科技机器人工厂,以此进军工业4.0。彼时各地媒体竞相报道,各地企业也都去“朝圣”学习。但好景不长,近日阿迪达斯宣布将在2020年4月停止运营这两家工厂,并回归中国、越南生产线。

曾雄心勃勃地投身3D打印,并预言用5到10年时间颠覆制造业的美国惠普公司CEO Dion Weisler本月已经正式辞职。Weisler是3D打印的技术的坚信者,他的离职让市场对3D打印技术是否能真正迎合制造业的需求产生怀疑。

但随着中国制造业成本不断上升,多家和阿迪达斯同种模式的跨国公司又开始陆续把工厂撤离中国或减少产能,将工厂转移至东南亚的越南、柬埔寨、缅甸等劳动力更便宜的地区。2012年,阿迪达斯关闭了在华唯一直属工厂。

Speedfactory是目前代表阿迪达斯最顶尖技术的全自动工厂,但上述两家工厂的产量占比很小,与阿迪达斯全球每年4亿双运动鞋产量相比,Speedfactory目前的年产量仅100万双。

2016年-2017年,阿迪达斯先后在德国和美国开设了Speedfactory,两家工厂几乎100%由机器人运作。按阿迪达斯当时预计,年产能为100万双,产品及销售将在三年后即2020年占据阿迪达斯收入的半壁江山。

不仅是跑鞋,德国制造业的很多产品都已经开始使用3D打印技术,比如飞机的发动机引擎,汽车零部件等等,只要是有定制化需求的产品,3D打印技术就会成为趋势。3D打印技术被视为能够改变全球12万亿制造业的颠覆性技术,但其规模化前景仍充满不确定性。

没人否认机器人最终替代人工将是大势所趋,但就现在而言,它还不是一蹴而就的事物,更何况阿迪达斯的这个例子已经证明,目前并不是所有的工序都可以由机器人替代。

这样说,并不是想鼓吹技术无用论,而是技术可以运用在大众消费领域的门槛非常之高,这与技术可以运用在消费领域的概念不同。

然而,美好的愿景有时会变成一厢情愿甚至异想天开。3年前大肆宣扬进军工业4.0的“无限风光”,换来的是如今的“啪啪啪打脸”。

新技术在大众领域的规模化运营是极其坎坷的路径,从Google Glass到3D打印,这些过去十年一度被鼓吹成为改变世界的消费技术,全部失败。

工业4.0是好,但我们不能只看到其中技术的先进而忽视背后的运用。如果只是数据在大屏幕上滚来滚去,物流车在地图上移来移去,意义何在?这里面到底有多少数据可以分析,有多少结果可以转化为成果,又有多少是真正的工业技术?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惠普也是阿迪达斯在全球3D打印的合作伙伴。阿迪达斯的自动打印生产技术,想要大规模铺开,还存在一定的风险和未知性。阿迪达斯没有公布关闭Speedfactory工厂的原因,但外界猜测跟Speedfactory工厂无法满足大规模生产有关,这两座工厂只能生产部分鞋面、鞋底的产品,无法生产采用橡胶材质的鞋底。

年产能100万双,听起来很多,但在阿迪达斯的整体产能面前,这个数字几乎微不足道。目前,阿迪达斯每年生产的鞋子数量大约为4亿双,平均每天的产量就已超过100万双。这与3年前预计占据一半收入的愿景相差甚远。

制造业技术发达的市场,人工、环保等成本不及中国,人工、环保等成本比中国低的市场,基建、规模化不如中国。

此外,“工业4.0”工厂的成本很高。虽然阿迪达斯并未披露过两家工厂的成本,只表示将其计入研发开支,但在2015年-2017年间,阿迪达斯的研发开支出现了明显的上升。2014年阿迪达斯研发费用为1.26亿欧元,2017年已经增长到了1.87亿欧元。

全世界根本离不开中国制造

“工业4.0”自2013年德国提出开始,这几年在国内也一直很火热。通过工厂内部自动化和信息化的完美结合,实现符合发展潮流的高效智能制造,也确实是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条路径。

阿迪达斯宣布,将在2020年4月份之前关闭其位于德国安斯巴赫市和美国亚他兰大市的两家高科技“机器人”工厂——Speedfactory,同时从今年年底开始,使用Speedfactory技术与亚洲的两家供应商合作,生产运动鞋履等产品。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德国品牌“阿迪达斯”的生产基地就像候鸟一般,根据各地区生产成本的变化不断地关厂和迁移。从最早设在德国等欧洲地区,随后转战日本,接着是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1993年其关闭了最后一间位于德国的自有工厂,把绝大部分的生产基地设在了中国。

阿迪达斯确认了上述消息,并表示,在安斯巴赫和亚特兰大工厂开发的新生产方法积累了相关经验,未来随着供应商于相关技术结合,将为Speedfactory鞋款提供更多变化,同时扩大可用产品的范围,进一步缩短开发和生产交付周期,从而使公司能够继续快速响应消费者的需求。

复盘阿迪达斯当时可能的考量:一,生产集中在亚洲地区,已不能很好地满足快速变化的欧美等其他市场需求;二,亚洲人力成本不断上升,成本优势与欧美差距缩小,通过机器人减少用工量,再加上物流费用降低抵消成本;三,摆脱“亚洲制造”等带来的“血汗工厂”舆论风波,以此机会重回“德国制造”“欧美制造”标签;四,利用欧美前沿科技、设计、人才等优势,引领智能科技潮流,以应对未来产业变局。等等。

阿迪达斯全球运营负责人Martin Shankland称,通过使用Speedfactory中经过测试的生产流程,不仅可以在短时间内生产跑鞋,而且可以生产其他产品类别的模型,公司将继续在德国Scheinfeld的adiLab改进和测试制造工艺。阿迪达斯也将继续与安斯巴赫和亚他兰大Speedfactories的运营商Oechsler合作,在其他制造领域,例如使用Boost技术生产鞋底,足球鞋底和4D打印鞋底等。

愿景很美好,技术也很顶尖,未来感和科幻感更是十足。但是,在试水三年后,很明显还无法达到阿迪达斯预期的商业化和可行方法,好看却不顶用。

很多人都能畅想未来是全自动机器取代工厂,24小时高效率生产。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www.js333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