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harmacon2007.com

从羊毛党肆虐到1500元的宜家钥匙链,nice被指云炒鞋 “贼喊捉贼”

2019年创投市场异常的冷清,但这不意味着非理性的投资行为不再上演,“云炒鞋”成为了很多00后第一堂金融实践课,没有经过炒股、炒房、炒币套牢的小白们掐指一算,该交“学费”了!

图片 1

9月26日,球鞋交易平台nice因24号满减活动一事,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公告,称部分商品“闪购”价格出现不合理波动,少量用户恶意哄抬闪购价格,因此平台封禁了68名用户,并提出将进一步整顿炒鞋行为。

作者| 梅新豪

然而公告一出,不仅难以服众,甚至在评论区很多网友称nice这一行为是“贼喊捉贼”、“带头割韭菜”,纵容炒家哄抬价格增加GMV和收入,然后又以“鞋穿不炒”的名义关闭相关商品,使高价接盘者无法出货。

来源| 商业街探案

不管nice的活动初衷如何,散户们被打了一计闷棍,此前nice全力推行炒鞋氛围,又在散户利益受损时“喊冤”,这种吃相开始让参与用户失望甚至愤怒,相应事件始末值得关注。

探案 | 害人终害己。

01

“贼喊捉贼。”这是一位微博网友对球鞋交易平台nice在9月26日晚18点37分一条微博的转发评论。

当“羊毛党”被薅羊毛,何处说理去!

nice的微博是一条公告,里面提到:平台在9月24日起开启满减活动后,部分商品如宜家钥匙链、哆啦A梦公仔、supreme伞兵配件的闪购价格出现不合理波动,少量用户恶意哄抬闪购价格,并封禁68名用户,提出将进一步整顿炒鞋行为。

在公告里,nice指责“羊毛党”自建小号,自卖自买,用两部手机买卖对刷,造成鞋源假象紧张从而恶意哄抬价格。

但这一公告显然并不服众,即便评论被关闭,仍然有用户以转发的形式吐槽,可以看出,类似“自己 GMV和烂钱恰饱了现在玩川剧变脸带头割韭菜是吧,恶心人呢?”、“这样做是否构成了欺诈,取消活动直接害一批人赔钱,以为消费者的钱不是钱吗?这样玩?”的声音屡见不鲜,直指nice疑似为GMV和收入纵容炒家哄抬价格,然后以鞋穿不炒的名义关闭相关商品闪购,来一招釜底抽薪坑掉散户。

但是经过媒体调查了解到,这是由于9月24日nice平台推出了“全场现货闪购商品满1500减50元,满2500减75元,每位用户每天有4次折扣机会,7天共28次”的满减优惠;如果用户开多个账号对刷就能够从中牟利。

疑 团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一些平日相当廉价的小件商品被哄抬到不可思议的价格,例如在宜家卖4.9元的克诺里格钥匙链,价格飙升至1500元以上;100元左右的supreme伞兵配件迅速涨到2000元以上;200元左右的品牌联名机器猫公仔,被炒到了2300以上......

在公告里,nice把矛头指向羊毛党,指出羊毛党四宗罪,包括但不限于:自建小号,自卖自买,制造火热气氛,为了达到满减价格,恶意哄抬价格,用两部手机恶意买卖对刷,nice给出的解决方案包括,排查成交记录,对有问题的账号封禁,关闭有问题商品的闪购功能,并清除社区中涉及到炒鞋的相关言论。

难道是nice这么快就“万物皆可炒”的阶段,又或许是平台觉得这样的操作过于明显,9月26日中午12点半左右,nice关闭伞兵、机器猫等商品的评论和成交记录,并封禁一批恶意炒作的账号时。

乍一看,事件的起因还是nice在24日开启的满减活动,9月24日晚8点到9月30日晚12点,全场现货闪购商品满1500减50元,满2500减75元,每位用户每天有4次折扣机会,7点共28次。

「nice说白了就是一个炒鞋平台」其创始人周首曾在直播间里这样说道,但是现在炒鞋平台开始封炒鞋账户,对已深陷其中的散户们来说是一个“做空”信号,于是散户们疯狂地抛售砸价,并弥漫恐慌效益,高点进场的散户成为了这次满减活动韭菜,有点类似股市里的“杀猪盘”。

该活动吸引了大量的羊毛党,以一件1500元的商品为例,平台一单满减50元,假设一个人开2个号对刷商品,成功交易后,扣除10元钱的仓储费和1.5%的交易服务费,一单的利润大概是17.5元,7天就是490元,如果开多个号对刷……

炒币的90后或许还记得,有些交易所为了薅有信仰韭菜的比特币以及大盘相对坚挺以太币曾经直接在交易时断电、拨线,制造黑客盗币事件,实际上,nice前期做的是社群炒鞋氛围是“拉盘”,其闪购等各种策划活动或多或少有收网的味道。所谓“韭菜”或者赌徒往往都是输到只剩裤衩时才知道被忽悠进了圈套,只是那些并平台指责为“对刷”的“羊毛党”不仅没有薅到羊毛,还被反倒一耙,但是nice的“义正言辞”真的站得住吗?

而在活动开始后,一个更魔幻的现实出现了,一些平日比较小众的低价商品被哄抬到了非常不可思议的价格,比如在宜家卖4.9元的克诺里格钥匙链,价格迅速爬升到了1500元以上,售价100元左右的supreme伞兵配件迅速涨到2000元以上……

02

事情迅速失控,而nice在公告里提及的羊毛党,根本就不能解释清楚三个核心问题:

nice闪购参与“云炒鞋”活动是否涉及法律风险?

1、为什么一件商品可以在短时间内被迅速对刷,导致价格失控?

nice一开始定位于图片社交社区,2018年看中了“球鞋热”转型做“潮人社区+交易平台”。入局颇晚,又在市场紧张激烈的竞争格局之下,nice是真有点“坐不住”了,抄近道在“炒鞋”方面开了挂。笔者查阅了nice APP里炒鞋还像模像样做起了K线图、做指数分析,活脱脱的迷你版“股市”,只不过基本面不是上市公司,而是资产证券化了的“鞋子”。

2、对羊毛党来说,平台上超过1500元的商品比比皆是,把宜家4.9元的钥匙链抬到1500元对他们有何好处呢?

为什么说nice在炒鞋之上异常激进呢?与一般球鞋交易平台会的“寄存”模式并收取服务中介费不同,nice的特色在于“闪购”即商品售出后就被视为交易完成,如果用户想要再次出售该商品,直接在平台上选择出售即可,不需要完成出库、物流、再次入库的流程,这样简化了转卖流程,甚至不用买家验货就可以再次售卖。也就是说交易只需要“云操作”即可,至于鞋子是不是用来穿的则没有那么重要了。

3、羊毛党套利关普通消费者什么事儿?为什么他们指责nice贼喊捉贼?自己操盘割韭菜?

nice的“闪购”模式为专业炒鞋“庄家”们洞开大门,只要有资金先入为主,把一开始的低价都扫一遍,然后立即挂高价等待下一个人接盘。当有更多的人涌入时候,交易量就会暴增,甚至可以不断的买入卖出的循环。


这种明目张胆鼓励“金融化炒作”的行为是否是将“电商”平台销售演变为二级市场的“凭证交易化”活动,此前工人日报经济新闻就提出警告,这种模式涉嫌金融违法,提醒用户警惕。

祸 首

由于炒鞋对于鞋狗来说带有某种娱乐性质的,甚至有人觉得自己的小众爱好演变为大众狂欢时而感到振奋,从而忽视这种炒鞋本身的法律风险。闪购这种电子现货模式究竟风险在哪里,待笔者为你道来:

要理解宜家钥匙扣价格过山车的秘密,首先要理解nice的闪购模式。

第一大风险是制造泡沫,脱离实物的虚拟化交易很容易形成“郁金香泡沫”。17世纪时曾经荷兰稀有的郁金香曾经卖到天价,一颗郁金香价格超过13头牛的价格;当时的“海上马车夫”国民有财富爱攀比为了方便交易还专门设立了郁金香交易市场,郁金香逐渐演变为交易符号而不需要实际转让,很快更多阶层加入到炒郁金香的囤积投机之中,甚至把航船改种“郁金香”,最终炒到一颗郁金香价值3000金币,于是有商人开始抛售郁金香球茎,很快郁金香开始一文不值,无数靠借款或变卖家产的人一夜之间身无分文,一些贵族家庭财富灰飞烟灭,最终整个荷兰一蹶不振,退出欧洲强国。历史留给人们的教训是人们不会吸收教训,其实把郁金香的故事换成一个交易物就是现在“炒鞋”。

一般来说,网络交易的过程是卖家出售,买家购买,随后卖家找到快递,发送物流邮寄给买家,买家拿到鞋后去验货完毕,交易完成。整个过程会有一个物流时间的消耗、买家验证的成本和双方交易的不确定性风险。

第二大风险是没有相关的金融牌照的情况下举办具有证券化交易实质的二级市场,鉴于当前炒鞋交易量相对于此前炒币时期是小巫见大巫,大体可以排除一些“洗钱”行为;但是闪购模式制造交易火爆的假象不断吸引外来资金进入,恐怕会陷入“庞氏骗局”风波之中。

而交易平台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一般都会设置一种寄存模式,即卖家先把货品邮寄到平台,平台验证货品真伪后入库,买家购买后,平台可以第一时间货物发给买家,完成一单正常的交易。如果买家想要把收到的货物再次转卖,那么需要寄回平台,再次入库,等待下一个买家,出库……

ICO之所以被国家进行严厉整顿和明令禁止在于,炒币行为本身是模拟化的A股市场,很多交易标的可以无限制发布代币,疯狂吸收散户的资金;而散户拿到了代币之后就会组成社群模式,以“老韭菜”带新韭菜增强流动性,但是庄家在拉盘之后往往跑路则造成散户崩盘,反正很多交易所服务器均在海外。在币圈进入大熊市之后,很多庄家实际上已经涌入到了鞋圈,甚至从操作手法以及话术上与此前“空气币”、“传销币”如出一辙。

该模式本质上是一种信用背书和提升效率的服务,因为球鞋二级市场充斥假货,真假难辨,买卖方自行交易可能会引起纠纷,所以先把货发给平台,由平台验证和发货,平台因为收取交易服务费,有保障球鞋真品的义务。

与空气币依附于有保值增值属性的比特币不同的是,鞋本身是工业品,理论上可以上联名款、限量款只是商家的营销手段,设计的款式也可以不断推陈出新,这使得炒鞋本身更容易被控盘成为品牌的促销活动以及庄家操盘行为,没有人能够穿上那么多鞋,炒鞋人本身穿的也是普通鞋,鞋说到底就是一个金融工具,一个噱头而已。

但nice的闪购因为做了一个改动,直接导致该模式变了味道:这个改动就是商品售出后就被视为交易完成,如果用户想要再次出售该商品,直接在平台上选择出售即可,不需要完成出库、物流、再次入库的流程。

第三种风险大量没有风控能力的年轻人进入投机操作,如果最终因为投资出现资金链断裂甚至负债将会引发社会问题。据了解,已有人在黑猫投诉上投诉nice只能充值不能提现,还有卖家投诉nice违规扣除保证金,侵害卖家的正常权利。当面对越来越多的提现申请,nice的资金链压力只会越来越大,而舆论也会推进监管插手的脚步。而一些炒鞋巨亏的年轻人甚至还出现轻生冲动。

很明显,nice闪购不是为真正有使用需求的买家设计的,毕竟对这些买家来说,球鞋买来是用来穿的,一般不会有再次出售的需求,所以,从结果看,该模式唯一方便的就是以玩养玩的买家和专业鞋贩子。

二级市场有一句话叫做“当大潮退出,才知道哪些人在裸泳”,而nice闪购有多少炒鞋者在裸泳呢?由于目前炒鞋热还在没有退去,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其中水很深。

其实,在任何二级交易市场,他们都是存在的,就比如手办圈,过去玩家们一度在某手办社区交易,以发帖和回帖的形式交易物品,买家先到先得。但真正的便宜货很难落到玩家手里,因为会有懂行情的手办贩子紧紧盯着论坛,有低价商品就先拿下,然后跑到淘宝等平台利用信息差攒取差价,不过,因为交易流程比较复杂——至少要和卖家先对接把交易完成,还要防止卖家做手脚,加上大平台信息相对透明,所以挣的其实是辛苦钱,因为有诸多限制,导致这部分人做不大,成不了气候。

03

可以说,闪购模式的存在彻底解决了他们在炒货过程里面临繁琐线下交易壁垒的难题,一双鞋在nice低价扫进,转手高价挂出,然后把正常价格的商品锁住,使得买家不得不购买自己的高价商品,挣得高额利润,这是nice在自己的公告里都承认了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www.js333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