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harmacon2007.com

快递“最后一公里”的战场上,硝烟已升起www.js333

白天上班不在家,有人帮忙代收快递成了网购一族的“刚需”。但物业不管、自提柜不够用,于是乎,不少小区里的超市、洗衣店、打印店等小店搞起了有偿代收快递的“副业”。虽然方便了周围居民,但“散乱差”的代收也引发不少吐槽。之后又有互联网公司尝试将这些代收网点规范化管理,但代收费用是否该由消费者承担尚有争议。

双11热潮过去,中国快递企业结束了一年中最具挑战性的时节。双11当天1.8亿个包裹,11月11日至16日3.46亿个包裹,这些数字同比均翻了一番。经过几年的实战,今年双11快递包裹发货和中转环节顺畅不少,但“最后一公里”配送压力之大依然挑战了快递公司的极限。

快递的“最后100米”始终难叫消费者满意。

针对快递末端配送易“卡壳”的老毛病,各种形态的末端“加速器”纷纷诞生,有人赞这是公益,有人说这是商机,也有人质疑其可持续性。“最后一公里”的战场上,硝烟已升起。

物业、自提柜不给力

窘境

市民小陈家住朝阳区秀水社区附近,在淘宝网上买了东西,她都是选择家附近的“菜鸟驿站”免费代收点为收货地址,下了班凭取货码短信拿包裹。可最近小陈家附近两个菜鸟代收点陆续不做了,倒是楼下一快递公司网点做起了代收包裹的业务,不过是有偿的,1元钱1件。

快递配送末端易“卡壳”

“白天不在家,总和快递小哥时间对不上,有偿代收也只能接受啊。”小陈说。

“查询显示包裹都送出好几天了,而且明明已经到北京了,为什么还没收到?”北京的林女士买了一双贵州的鞋,发货后的四天中,有一天的时间包裹其实在北京市内。

报上名字,快递网点工作人员在一堆快递中翻到小陈的包裹,不用取货码、不用签字,直接拿走即可。工作人员说,代收快递不是公司的业务,是自己额外赚点小钱,每天都能收近20个包裹,一来二去,和各家快递员都熟了,收件人不在家,他们都愿意往这送。

对于林女士的体验,快递公司也很无奈。货车进城层层受阻,市内堵车也常常发生,而在双11期间尽管快递公司为分拣、转运中心招聘了不少临时工,但专业性更强的终端配送快递员却极度短缺。快递配送的“最后一公里”之困往往是使快递变成“慢递”的罪魁祸首。

实际上,小区里的小卖部、便利店、房产中介有偿代收快递已经成为很普遍的现象,多数是1元1件,有的大件收2元。

据不完全统计,北京各大快递物流公司旗下的各级网点数量总和超6000个,因末端网点重复建设带来的末端环节各类运营成本(场地、人员、能耗、通信等)浪费高达50%以上。家中无人或只有老人、小孩不便收货,“二次投递”白白浪费了社会资源;高校师生白天上课,等待过程中派件人员因任务紧迫离开后,同学又来催件……由于快递物流行业人员多为外地务工人员,每逢国家重大节假日,快递物流订单量激增的同时,恰恰是派件人员大批返乡之时……

“物业合同里没有代收快递这一项,免费代收的那都是义务帮忙。”一小区物业工作人员表示。记者走访发现,大多数小区物业都不会提供代收快递的业务,更不用说那些“失管”的老旧小区。

国家邮政局早已认识到上述问题,10月底审议通过了《关于提升快递末端投递服务水平的指导意见》,提出以多种形式提升快递末端投递服务水平,如鼓励和引导快递企业因地制宜与第三方开展合作,引导快递企业加快自有品牌末端网点建设,鼓励企业探索使用智能快件箱等自取服务设备等。

即便在那些少数设有快递自提柜的小区,还是少不了小店代收。在崇文门外街道兴隆都市馨园小区,小区居委会北侧设有一排快递柜,约有60多个格子。小区居民黄女士说,快递柜经常不够用,而且大件包裹也放不下。“我前两天收到的快递就是,东西不大,但快递柜都满了,快递员就说给我放代收小卖部了。”

商机

有偿代收服务很随意

多方着手布局“最后一公里”

如今,快递已成为生活中离不开的一项服务。2015年全年,北京的快递包裹总量已经达到了14亿件,2015年12月底,北京每天的包裹数平均达到了500万件以上。虽然有偿代收快递的出现让上班族们方便了不少,但这种缺乏管理的“随意”服务并不能让大家满意。

快递“最后一公里”的“卡壳”被敏锐的资本察觉,不知不觉中,多方已着手布局。自提点、自助快件柜、第三方代收件平台、末端共同配送……它们的出现都是为了“最后一公里”加速。

“我有一单买了好几种水果,分四个小箱子寄来了,代收点就要了我4元,觉得太不合适了。”家住管庄新村的小王表示,楼下超市的代收服务实在不规范,包裹算大算小、1元还是2元,全看老板心情,而且超市经常关门拿不到快递。“甚至有一次莫名其妙弄丢了我一个快递,价值十几块钱就没再追究了。”

1 自提点

不仅收货方不满意,代收快递的业务也给这些邻里小店带去烦恼。一家曾经兼做菜鸟免费代收站的照相馆老板表示,代收一件快递,菜鸟给6毛钱,实在不赚钱,麻烦还不少。“想随时关门回家都不行,大半夜也有人打电话取货。”

机动灵活降低成本

有偿代收快递,出现纠纷算谁的?业界人士表示,小区自发代收点的收费行为是该商家经营人员的个人行为,若有纠纷,还需市民和商家进行沟通。若快递员在未经收件人同意的情况下指定第三方进行有偿收件,不具有合法性。

今年以来,私密用品网店的小二们发现,消费者愈发青睐于把包裹送货地址写成电商自提点。除了保护隐私,今年双11自提点作为快递末端配送分流利器,受到了空前的重视。

互联网思维规范代收点

菜鸟网络自提点由一些天猫签约的连锁便利店、物业公司、社区小店等组成,天猫按包裹数量给予补贴,消费者无需额外付费。代收货服务品类基本涵盖所有常规小件货物,消费者在天猫、淘宝下单后可以查看地址附近的自提点,选择货到后凭短信通知和密码自提包裹。“自提点主要的好处是机动、灵活,有人值守,降低快递公司末端配送的成本。”菜鸟网络负责人说。

快递“最后100米”之痛久难治愈,于是有公司开始尝试用互联网的方式解决。

目前菜鸟网络在全国64个城市有11000个自提点,同比长了3倍,收到的包裹数则同比增长10倍。今年自提点订单数峰值出现在双11当天,达31万单,之后又回落到每天5万到6万单。

比如,“收货宝”就是依靠社区里的便利店、洗衣店进行代收,将这些网点进行规范化管理,接入收货宝平台,包裹录入、离店确定、结算等都在线上进行,还给店内人员提供上门培训。包裹到店后,用户微信或APP就会收到通知,一个包裹1元,到店超过5天不取走需要加收托管费。

除阿里系、京东、当当等电商外,快递公司也在加紧布局自提点。顺丰与便利店等社区外部资源的合作较早,申通快递董事长陈德军透露,申通今年计划拿3000万元建设末端派送体系。

而玮家科技则是同物业合作,在中高端写字楼及社区里复建“收发室”,代收快递,物业工作人员可以利用APP,扫描上架、查询检索包裹,能看到每天包裹进出量和滞留量情况。据介绍,其已经跟万科、绿城、长城等物业公司开展合作。

快递末端自提还进入了大型房地产物业公司的盈利视线内。万科目前开发了几百个楼盘,近千万入住人口都是网购的中坚力量,按照快递的服务半径,可以安排2000到5000个服务点。

但有市民感慨,似乎越来越多的代收需要消费者自掏腰包了。

2 自助快件柜

原中国快递协会副秘书长、永驿物联智库负责人邵钟林认为,快递公司可以和小区物业、便利店合作,但要有代收协议,不能想收就收;且在他看来,代收的费用不该由消费者承担。

商务区地铁口使用率低

“消费者、代收点、快递公司提前形成代收约定,费用是快递公司和第三方代收点之间的事,不需要消费者付钱。原则上讲,消费者已经付了快递到家地址的费用,而快递员的一部分工作由代收点代劳了。按照规定,快递员前两次投递都是免费,代收也节省了他们的时间。”邵钟林表示,这些互联网公司也应该将网点名单到当地邮政管理部门报备。

双11前几天,一排与超市自助储物箱模样相似的自助快递柜,在北京地铁口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与北京轨道交通资产管理单位一起运营自助快递柜的,是北京递兴泊互联科技有限公司。递兴泊公司的计划是,初期布点北京地铁28个网点,年内将完成100个网点布局。

这些自助柜高约2米,拥有数十个大小不一的格间,设有实时监控摄像头,必须用快递员的IC身份证和密码,或者消费者的快递单号和取件密码才能打开。推广期内,主要电商官网上还看不到送件可勾选自助快递柜,但消费者网购时可以主动告知选定自提点。

成都三泰电子(002312,股吧)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开发和运营的“速递易”自助快递柜已经解决了消费者自助收发快件的问题,速递易上有投币器,同时有传统电子回单柜。“速递易”最初在成都运行,涉足当地精品小区、高端楼宇,有小区监督员进行监督,目前已进驻了成都超过200个小区。今年8月,三泰电子发公告称,将投资6000万元在北京、上海等15个城市设立子公司,计划未来4-5年在全国铺设4万个网点。每一速递易标套装置的成本约在3万到4万元,与快递企业对代收件及临时寄存进行分成,初期对消费者免费。

据了解,自助快件柜在大学和小区接受程度较高,北京、上海多所高校内已经在使用。不过,在商务区以及地铁口的效果并不是非常理想。

邮政系旗下的湘邮科技(600476,股吧)、上海宝盒速递、福建友宝等公司,也在研发、运营自助快递箱,并从注册地往外扩展。而韵达、圆通等快递公司也通过采购和外包,在社区或学校投放有快递公司LOGO的智能快递箱。

3 第三方代收货平台

代收包裹+O2O体验

由于各类可发展为自提点的社会资源繁多,而电商、快递公司亲自布局自提点因排他导致耗时耗力,收益甚微。这时,一些既没有配送业务,非电商平台,也不拥有任何物业的轻资产公司横空出世,为电商和快递公司发展并维护自提点。天猫的战略合作伙伴—深圳猫屋电子商务便民服务有限公司的角色就与之类似。

猫屋一边对接快递公司资源,一边为电商布点社区自提点“猫屋”,直营店按照标准自提和O2O体验店的形式建立,可进行衣服试穿、消费者可以通过店里的电子终端直接购买商品等;加盟店则是在便利店、洗衣店、美甲店等社区商业业态基础上,提供包裹代收服务。尽管今年7月初刚在深圳前海成立,猫屋目前已在深圳布局15个旗舰店、692个代理店,共签约了1081家代理点。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www.js333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